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染暮?#26286;?#27777;骨遗

林中谣

染暮?#26286;?#27777;骨遗 素玖心 2196 2019-04-25 11:40:07

  “主人,我们为什么不在那儿住一晚,非要大晚上?#19979;?#21527;”馒头急急的跟着故棠,头上的萝卜叶子直接耷拉在脑袋上,要知道萝卜这个生物什么都好,就是腿太短,偏偏这个狠心的主人不让自己变回英勇帅气的原身,可把本神兽累坏了。

  也许是旁边这位大佬的“怨气”太重,故棠猛地一个驻步。

  “哎呦!主人你怎么停下来也不和我说一声啊……”馒头一脸?#33041;?#30340;摸着它的小额头,

  “你不是要歇息吗,就在这吧。”

  “啊!这儿啊,可这啥都没有啊,还不如那个小茅屋呢”馒头有些嫌弃。

  “再闹,我把你当柴火烧了”故棠用法术变了一堆柴火,静静的靠在一边的大树旁。

  “我说主人啊,你干嘛这么急着走啊”馒?#26041;?#33041;袋搁在故棠腿上,舒舒服服的摆了个姿势。

  “那个婆婆不是一般人,?#36951;?#30041;下来惹出什么不知名的麻烦”故棠闭着眼随口答到。

  “哦原来是这样”馒头恍然大悟,“还有还有,主人你为什么要救那小子啊,明显我?#20154;?#24069;气啊……”

  “你还有完没完呢”故棠?#33618;头?#30340;睁开眼,

  “主人我睡不着嘛”馒头一脸委屈的看着故棠,故棠无奈,从腰间掏出泣雪笛,吹了起来,悠扬的笛声在林中染染渗开,绮叠?#30001;ⅲ?#39128;零婉转,光听这笛声就知道笛声的主人有多么蕙质兰心。而这曲菩提本身有安神催眠之效,馒头一脸自豪的伏在故棠腿上渐渐睡去。

  过了好大一会,故棠停下笛声,其实不光是这个原因,她总觉得那个婆婆知道些什么,还有她在与那两人相处的短短几盏茶的功夫,竟然生出些依赖与不舍,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,就好像她在什么时候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,恬淡自怡。

  不过……故棠自嘲的摇摇头,这样真是笑话,她都活了几万岁了,也许真的是累了吧。她望了一眼趴在她腿上?#24613;鬩说?#26576;神兽,一脸好笑的摇了摇头,便?#33080;?#30340;睡了过去。

  “咳咳……呸!”怎么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脑袋着地,还在不自觉的咀嚼着地上的杂草。我去,这是神马地方,莫非是我的梦境?不过,她竟然做了一个吃草的梦,可能真是跟馒头待多了。故棠站起来,微微整理了一下衣着,发现自己穿的居然是鲛人族的鲛绡?#36335;?#19981;过?#36864;?#26159;鲛人族的鲛绡?#36335;?#25353;理应该是蓝色,可这件确实她最爱的大红色,而且这件?#36335;?#30340;精致程度,怕是天界的霓裳也比不得分毫。“'泪痕红浥鲛绡透',呵,这梦做的还挺有意思?#20445;?#32437;然她一向不在意外表衣着什么的,也不禁被这件?#36335;?#22280;粉,不自觉的转了几圈。

  “主人,?#36864;?#36825;?#36335;?#22810;么?#27599;?#20320;也已经看了好几天了,还没看够啊”

  “馒头!”故棠有些惊讶的转过头,只见银狐状态的馒头站在不远处一脸嫌弃的看着故棠。

  “馒头?!”银狐有些疑惑,“主人,你是不是背着我又去缔结了其他神兽啦!”说完用爪子擦了擦眼睛,状似擦泪来控诉故棠的喜新厌旧。

  “你!这不是我的梦?”故棠有些惊,这难道是,馒头的?#19988;洌?p>  “快走吧,主人,殿下回来了……”

  殿下,殿下是……

  “主人,小心!”

  啊?!突然场景一变,周围是无边的火焰,

  “快走,快走!”什么,走到哪里,这儿到底是……!

  “馒头!”故棠发现银狐状的馒头掉进了熊熊?#19968;穡?#19979;意识的扑过去,“不要……”

  ……

  故棠靠在树上,脸色有些发白,嘴里不住?#26286;?#30528;“不要”。?#33618;?#34013;光从故棠胸口闪现,一个?#33080;?#36523;影出现了。彼岸一身蓝衣,半蹲在故棠身边,眼神着满是缱绻眷恋还有止不住的心疼,他伸出手放在故棠的额上,一股淡蓝色?#30475;?#30340;灵力从彼岸的掌心传输给故棠,看着故棠皱着的眉?#26041;?#28176;舒展,彼岸嘴边的微微松了口气,?#33618;?#40092;血顺着嘴角渗出,慢慢的整个人越来越淡,化?#38378;?#20163;星光,落到故棠的胸口。梦中,故棠躺在一片淡?#20185;?#30340;花海中,她皱了皱眉,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又处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她揉了揉额头:“这,又是哪儿?”“这是你的?#26286;!?#19968;道冷冷的声音传来,“谁!”故棠拼命摇了摇头,睁大了双眼,好似要把前面背对她的人?#21019;?#21487;眼前就是一片模糊,“我知道,你是……”“回去吧,回去”声音渐渐空灵,一道刺眼的亮光,故棠下意识遮住了眼:“不……”

  “主人!”

  故棠猛地醒过来,发现自己仍靠着树,旁边馒?#26041;?#24613;?#26286;?#30528;。“我这是……”故棠有些迷糊,觉得十分累,好像刚跟别人干过一架,但胸口确实暖暖的,又像是灵力充沛,“真是奇怪……”

  “主人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馒头凑上前,发现故棠并无大碍,松了口气问道。

  “只是梦吗”故棠喃喃道,“为何……”这感觉如此真实。“

  主人,你在想什么呢”馒头晃了晃小脑袋,“主人别担心,噩梦而已,?#36864;?#26377;什么事,还?#26032;?#22836;保护你呢。”

  “噗嗤”故棠看着馒头昂着脑袋的样子,笑着戳了?#20102;?#30340;头,“你出了能吃,还能干嘛?

  “主人!”馒头生气的跺了跺小脚丫,脑袋坚挺的向上,表示自己是个神兽,?#36864;?#29616;在身为一个萝卜,那?#24425;?#26377;骨气的。

  “好了!”故?#26286;?#31505;的顺了顺馒头的“毛?#20445;?#21407;本僵硬的小脑袋,瞬间软萌了,?#24616;?#23617;?#25484;?#21714;的跟上故棠。

  “主人,我们去哪儿?”

  “嗯……”故棠托着下巴想着,“找个……呃”突然,她顿住脚,后面的馒头一头撞上,捂着鼻子苦着脸问问:“主人,你干嘛突然又停下?#31383;。?#20877;来几次,馒头我就要被?#19981;?#20102;……”

  “主人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馒头迈着小脚走到故棠前面,发现她惨白着脸,双手捂?#21028;?#21475;,不住的冒冷汗。

  “主人,主人!”

  故棠此时眼神空洞,什么都听不见,只感觉到胸口火烧一般疼痛,整个人好像要被?#27627;眩?#25163;上原本洁白无瑕的泣雪笛,泛着红光,如血一般。

  “噗!”一口鲜血吐出,才稍稍恢复了神态,眼神?#26032;?#26159;血色,真个人透露着杀气。

  “这,这是怎么了呀!”馒头急得?#23478;?#21741;了,好不容易找到主人,怎么又……

  “出事了!”故棠平静的说,眼神中的血色更加浓重,“回草屋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