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长绾

第三十二章 罗燕病倒

君长绾 白糖韶 2074 2019-03-27 23:48:01

  “夫人,您可算回来了!”罗燕的贴身婆子立马迎接了上去,愁眉苦脸的往罗燕身后瞅一眼。罗燕看见年近五十的婆子还这般作态,不由笑出了声音。

  “他不在,有话慢慢说。”

  婆子凑近罗燕,“小姐去了楼氏院里!”

  “她这不是胡闹吗!”罗燕气到了极点,这个丫头都是快出嫁的人了,怎做什么还这般不知轻重!罗燕也?#36824;?#36523;上的疲倦,只想出现在君长绾面前。楼氏倘若今日动了绾绾一丝毫毛,她罗燕定让他们一家不得好过!

  “夫人!夫人!不可胡来!”婆子赶紧拦在罗燕面前,现在可不是这样胡来的时候。

  “奶妈,我求求你,让我去好不好!我就这唯一的女儿,倘若出现个三长两短我该怎?#31383;歟 ?#32599;燕近乎疯狂,自己的女儿倘若受了伤,她定为自己今天的迟疑而后悔。

  “夫人,小姐是未来的王妃。借楼氏千万个胆子,她也不敢。?#38385;?#20919;静下来,你这样把小姐保护太好,未必是件好事,有些事情是应该她知道的。”婆子微微侧身,将茶水递了过去,贴近罗燕的耳朵。“舅爷明日想见夫人一面。”

  “呵?”罗燕上下打量着伺候自己这么多年的婆子,这是自己的奶妈,生生在自己身边伺候这么多年。现在为了所谓的主家将自己拦下来,难道就是所谓的人心养不熟吗?罗燕并没有碰这杯水,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奶妈的身体。

  “夫人,你还不明白吗?老爷抬起当初他的表妹,这不是在打夫?#35828;?#33080;吗?舅爷说不计前嫌,只要夫人?#25954;?#19982;他合作。”婆子一上一下的嘴皮子,仿佛在罗燕身上动刀。当初自己义无反?#35828;?#23233;给君昌温,自己所谓的哥哥千方百计的阻挠。因为自己所谓的哥哥想要自己嫁给比自己大二十岁的男人做妾侍,现在什么叫不计前嫌。

  这个眼里只有自己的哥哥为什么要恬不知耻的找自己,现在自己的奶妈为了拦住自己,不让自己去见自己的女人。从以前到现在他们又有什么改变?为什么自己会停留,因为?#38405;?#22920;有?#21028;?#20219;,因为对无可救药的哥哥还带有希望。

  呵呵,自己真是无可救药。

  罗燕甩开婆子想要拉住自己的手,自己简直无可救药,夫君,哥哥,亲信。

  “娘亲!”君长绾看见罗燕跌跌撞撞的往?#30333;擼?#29579;奶妈正往母亲这边跑过来。难道母亲因为父亲的事情气他?难道来的路上父?#23383;?#23383;不提?君长绾对着小桃使了个眼神,让她拦住王奶妈。

  无论王奶妈多忠心,可是太糊涂了。怎能回府就提父亲抬房的事,这不是给其他房看笑话吗?

  “娘亲?”君长绾赶紧跑过去扶住罗燕,罗燕迷?#38498;?#31946;的抓住君长绾的衣袖。

  “绾绾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王奶妈正要大声叫夫人,君长绾冷冷的望了过去,眼神的警告意?#23545;?#26469;越浓。这个王奶妈自己前世对她的影响并不深,她在自己的?#19988;?#37324;一直都是母亲的亲信。

  自己突然想起来,母亲前世派人过来见自己从来都不是王奶妈,自己只以为是王奶妈年纪大了,并不大走远门。现在想来是母亲不在信任这个人了。

  可是在母亲离家的时候还是叮嘱的王奶妈看家护院,那她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吗?

  现在看来,这个王奶妈也不是贴心的主,见母亲情绪这么不好还大呼小?#23567;?#36825;样没有眼力劲的奴仆留着的确是没有什么用。

  “小桃,陪我送母亲去?#20197;?#23376;里。”

  王奶妈摸了摸的脖子,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刚才自己很明?#24895;?#35273;到?#24230;?#31163;自己的脖子还有一个指甲盖那么长,看来小姐身边真是有了个厉害人物。舅爷的事情等夫人想明白就好了,等老爷寒透了夫?#35828;?#24515;,这一切就有了好转。王奶妈想到这里,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小姐,张婆子来了?”

  小桃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,不让地面发出一声响声。

  “这么快?”君长绾甚是惊讶,在她看来这至少需要三天时间,这张婆子居然只用了半天时间。这个张婆子还真是一个厉害人物啊!

  “带到里屋来,我慢慢问。你差人将母亲守着,母亲醒了让人?#21019;?#19968;声。”君长绾替罗燕捏了捏被子,轻声对小桃?#24895;?#36947;。君长绾还是心里?#21028;?#19981;下的一步三回头,心里担心的不得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!”君昌温还没送进嘴的茶水一个没担心砸在?#35828;?#19978;,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传信的小厮。“你说夫人晕倒了?”

  小厮战战兢兢的盯着老爷,头低的更甚了。

  “就在花园,许多下人都瞧见了。被回来的小姐遇见,带回了院里。”

  君昌温听到这里,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。可自己还是有些坐不住,强忍着想要去看望她的心。自己还记得去年春季,不小心得了?#32510;?#38393;腾了半个月,连脸都瘦了一圈。

  “请了大夫没有?”君昌温心里?#39029;?#20102;一团麻,脸对着小厮不知不觉就黑了下来。是不是自己说话太狠了?她因为这件事伤心欲绝怎?#31383;歟?#20182;曾经听人说有人常睡不起,只怕是阴间来勾魂了!

  “小姐没有命人请!”小厮心里抱怨着苦水,这都是什么事?王娘子那含情脉脉的眼神?#24425;?#33258;己来承受,现在老爷的这掐人脖子的眼神?#24425;?#33258;己来顶!这老爷担心自个就去看看,何必来?#39318;?#24049;这个小厮呢!

  “她简?#26412;?#26159;胡闹!怎么能不请大夫,我们像那种缺钱看病的人吗?”君昌温心里气不打一处,只好对着小厮发火。“这有病没病,她又不是大夫,她怎么看的出来!”

  小厮也一时摸不清自己老爷的脾气,“那小的现在去请?”

  “去!不行,你半夜翻墙过去看一眼。”君昌温心里又改变了注意,小厮不可?#23478;?#30340;望着君昌温,什么?他翻墙?

  “小的又不是大夫,怎么瞧的出来夫人有没有生病。”小?#36865;仆?#36947;,自己虽然是小厮,可是对于翻墙这件事还真不会。小厮曾经是一个落?#20999;?#25165;,君昌温见他会读书写字,并招他来做自己贴身小厮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?#25913;?/a>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