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寒星下的孤勇

第三十二回 流光如梦

寒星下的孤勇 林浸 2379 2019-03-27 23:56:43

  十几年前。南岸。

  自从陈溦带着阮小青反抗了那一伙熊孩子,就自然而然地跟着陈溦他们混了。阮小青一般不会多话,默默的待在他们身边,从兄弟俩跳脱的日常中,汲取难得的欢乐。

  陈大哥聪慧而狡黠,通常都是他想的恶作剧点子,然后怂恿弟弟和小伙伴去实现,应了俗话里的“精人动口,蠢人动手?#20445;?#27599;次被人发现,他大哥都在旁边偷笑,待他们被教训完之后,还不忘取笑他们不够灵性。

  虽然在外面?#24425;?#19968;样的皮,但阮小青家中无人管他这些,这可把陈溦羡慕到不得了。

  于是每次他逃避打骂的时候,总是躲到阮小青的家里来。

  二人时常找些乐子,一起度过无聊而无忧的时光,很快便熟络起来,干什么结伴而?#23567;?p>  然而不久之后的一次结伴出行,他们俩又碰到了那一伙人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阮小青和陈溦那阵?#34987;?#26410;学武,岁数?#26085;?#20123;人?#23478;?#23567;一些,四五个人将他们推攘进了一条窄巷里。阮小青知道,他们即将会怎么做。

  以前他们欺压,自己不过是不理不睬地忍让过去,可一想到要他这非常难得的朋友也要忍受这种屈辱,他着实不能接受。

  于是阮小青立住,展开双臂挡在陈溦的身前,转头对身后的陈溦叫道:“走,你快点走!”

  众人?#23478;?#24867;,包括陈溦,他原本还在?#32842;?#22914;何像上?#25105;?#26679;,声东击西,再一次逃脱。

  陈溦咬了咬牙,转身就跑。

  这些人也?#20174;?#36807;来了,他们平时四处欺压惯了,哪里容得下别人的抵抗,顿时嘴里骂着难听的话,手脚往阮小青身上招呼,可即便硬生生地挨打,他但就是不肯退开。

  待余光看见陈溦已经不见踪影,阮小青才?#21028;?#20102;些,眼下只需考虑,如何摆脱这人的纠缠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可不曾想到陈溦又杀了回来。

  他?#21543;?#20102;大哥,二人手上举着未曾打磨的木棍,气势汹汹地大喊着,就朝这些人挥过去。

  有陈大哥这个年长一些的混世魔王压阵,阮小青也壮起胆,提手就朝扯着自己衣领的人打去。

  这不过就是些刁蛮惯了的二世祖,一看势头不对,除了带头的被陈大哥揪住,其他人都跑了。

  见人散了,陈溦才急忙跑到阮小青跟前,左右查看:“小青!你还好吗?”

  虽然受了一些皮肉之苦,但阮小青心情并不像以前?#21069;?#25233;郁,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:“没事!没多大的事!”

  陈溦转头瞪了一眼那始作俑者,问他:“你想怎?#21019;?#32622;他,尽管说,有我们在,必定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!”

  阮小青闻言,向那人走去。陈大哥将他扔到墙角,三人围堵。

  只见他畏缩地用手挡头,整个人颤颤巍巍的。

  阮小青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强?#20154;?#30452;视自己,一字一句清楚说到:“你以前看不起我,用我来取乐,当时我孤身一人,也?#25381;?#36824;手之勇,由得你欺负了几年;可现在,他们是我朋友,你若胆敢打他们的主意,我一定不会像以前?#21069;?#26080;谓,大不了是个鱼死网破。”

  那人唯唯诺诺地答应,想了想,生怕他们不信,又立马举起手发毒誓。

  阮小青点?#35828;?#22836;,见恫吓的效果已经有了,便转身对陈家兄弟说:“既然他发毒誓了,要不这次就?#20154;?#20102;吧。”

  陈溦一听,顿?#34987;?#20882;三丈:“你就这样放过他?你看看自己身上的瘀伤,不打他个头破血流,怎么能解恨!”

  阮小青?#31383;?#20303;他的肩膀,悄声道:“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家,什么都不管的,要是被打到头破血流的话,他家怕是会报官,你们二人会被牵扯的,我一点也不想你们出任何的差错……为了这些,不值得的。”

  陈溦还想说些什么,陈大哥一手拍了拍弟弟的后?#24120;?#21457;话道:“既然小青有了决定,我们暂且听他的便是。小青已经是我们的朋友,若有下次,再狠狠收拾他们也不迟。”

  陈大哥又向前一步,居高临下地?#38405;?#20154;讲:“我兄弟心善,今日可以就此放过你,但以后,我要是再看到你们当中任?#25105;?#20154;找他的麻?#24120;?#25105;都为你是问!他遭受了什么,必定要你加倍奉还!”

  那人立即点头如捣蒜,嘴上应着:“我知道了,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

  陈大哥?#27599;?#19968;步,扬了扬手,那人马上跑着逃离。

  陈溦怒意难平,转?#26041;?#24594;火发泄在阮小青的头上:“怪不得人家?#24515;沭起?#20180;,你活该,这人?#20960;?#20320;逮着了,你居然就这样算数?!”

  说完把木棍一扔,气冲冲地离去。

  被他这么一说,阮小青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里也有些堵。

  这说得仿佛是朋友为你豁了出去,自己却退缩了。

  陈大哥见状,只是笑了笑,跟阮小青说:“我信你是想过、想清楚了的,陈溦?#30340;?#20026;了让他跑,抗住了几个人,至少说明你现在已经不是惧怕他们了。”

  若不是陈大哥在场,人家几个大孩子还不一定把他们两个总角少年当一回事,而今还出言安慰自己,阮小青非常感激,公正地作了个揖:“以后若是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,我一定在所不辞。”

  陈大哥一手搭上他的肩膀:“客气什么,你这?#27425;?#30528;这傻小子,我当你是自家兄弟啦!”

  从此之后,陈溦不再称呼他“小青”了,而是赌气似的叫他“?#36215;茸小薄?#38446;小青一开?#23478;彩?#24515;里不爽的,但是时间久了习惯,也就没什么感觉了。

  阮小青又叹了口气,陈溦从来都是逞能的那个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陈溦将重剑归还,回到营地时,阮小青正埋头吃饭。

  他讪讪地坐在旁边,见阮小青无视自己,鼓了股腮帮,讨好似的将自己的荤菜夹给阮小青。

  阮小青叹了口气,看向一脸谄媚的陈溦。

  “那重剑根本不是你能驾驭的,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?“

  陈溦眼珠一转,回道:“我自己很小心的啊,你看我,不是什么事都?#25381;新錚 ?p>  阮小青好不容易缓解一些的脸色又重新板了起来,不再理会陈溦的搭讪。

  陈溦自觉无趣,也闷?#26041;?#20915;自己的晚饭。

  眼看自己已经吃完,陈溦还在旁边磨磨蹭蹭的,时不时?#24471;?#20182;一眼,似在观察他的脸色,?#19968;?#20250;和好。

  他伸手摸了摸陈溦的头,陈溦嘿嘿一笑,又像没事一样,马上凑过来,如平常一样说三道四。

  阮小青在追风营里虽然喜?#20204;?#30923;武斗,但他学到最深刻的,是任何事情?#23478;?#37327;力而为,虽然说不逼一下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,但也不能往作死里折腾自己,否则反噬、受伤,得不偿失。

  他该如何让这个傻子懂得这些道理。

林浸

【阮小青在敌营的安乐日子还能?#20013;?#22810;久?——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】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