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云一样自由

第9章 结亲

云一样自由 白云家 2192 2019-04-25 11:46:31

  廖云帆看着廖清乐手上摇晃的一个小扇子,很是精致漂亮。

  “清乐,你什么时候有了一把这么漂亮的扇子?”廖云帆支着头问。

  “?#27599;?#21543;?#31354;?#26159;廖雪姐姐送我的,她屋子里?#27599;?#30340;东西特别多。”

  碧兰在旁边忍不住嘀咕,“大小姐是庶女,可是屋里样样都比嫡女用的好。”

  “哎呀,廖雪姐姐不一样。”廖清乐都开始为廖雪说?#20658;恕?#36825;样用一些小玩意儿就能?#31456;?#20154;心,太容易了。

  廖云帆把桌?#30001;?#30340;冰酪推在廖清乐前面,“快吃吧。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,再不吃就化了。”

  廖清乐一想,她每年夏天就吃不了几次冰酪,等化了可就不好吃了。廖清乐吃着冰酪,转瞬就忘了刚要夸廖雪姐姐的那些话。

  廖清乐和廖雪最近变得非常亲密,这让廖云帆有一些疑惑。廖雪以前很少和醉春院来往,大把时间都花在?#25512;?#20182;小姐的交际上。廖雪对廖清乐向来?#24425;?#19981;屑的态度。可最近总是找廖清?#20013;?#35805;。

  事出反常必有妖,原本不甚来往的两个人突然亲切无比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廖雪到底想干嘛?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,离三伏天越来越近。太阳火辣辣的悬挂在天空上,院里?#21644;?#30340;蝉鸣弄的人心烦气躁。

  廖清乐在房间里睡午觉,旁边有人扇着扇子。廖云帆一个人待在房间,但静不下心来,她开始怀念和贺夫子一起下棋的日子,下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。

  突然听见前厅那边传来的一阵嘈?#30001;?#22909;像是有人来访一样,这么热的天气,会是谁呢?

  廖云帆让彩环那丫头去看看,过了好久彩环才回来。

  “是白夫人来府上拜访了。”

  廖云帆心上一惊,白雨乾不会真的让她母亲来提亲了吧?!

  “只有白夫人一个人吗?”

  “我只看见了白夫人。”

  ?#21543;?#27425;白夫人来的时候,我们女眷都过去了,这回廖夫人那边有什么吩咐吗?”

  “我路上遇见了赵嬷嬷,她特意说这次就不用小姐们过去了。”

  白夫人一个人来的话,小姐们不过去也很正常。

  “你确定是白夫人一个人来的吗?”

  “确定。赵嬷嬷都还说这次是白夫人和廖夫人两个闲谈,她是廖夫?#35828;?#36148;身侍女,肯定比我们清楚。”

  廖云帆摆了摆手,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  彩环做事还是不让人?#21028;模?#22914;果是白夫人是找廖夫人闲谈的,何必在前厅呢?可是赵嬷嬷为什么要骗彩环呢?

  廖云帆实在是被蝉鸣扰的心烦意乱,没有气力再去想了。

  连廖云帆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心绪不宁,她只是觉得燥热,憋闷。每当她这样的时候,她总会找一些简单的活计平复心情。

  廖云帆百无聊赖的开始用绳子编起了蝴蝶,她小时候经常玩这个,现在用?#21019;?#21457;时间正好。

  廖云帆编好了拆开,换一个花样接着编。时间就在廖云帆灵巧的手指里飞快的溜走了。

  皓月从廖清乐的房间回来,向廖云帆行礼,“三小姐。”

  廖云帆点点头。

  “之前就听廖夫人常念叨,说二小姐很爱睡觉。我来了醉春院之后,慢慢发现廖夫人说得果然没错,二小姐太?#19981;?#30561;觉了!”

  廖云帆也笑的灿烂,“你以后就知道,我们二小姐可爱的地方还多着呢!”

  清?#20013;?#26469;,醉春院又开始热闹起来了。

  “天,白夫人来廖府了,你们怎么不?#34892;?#25105;?”廖清乐骤然听闻此消息,头发还没梳好就往外走。

  “?#20011;?#36208;了”碧兰开口说道。

  “啊?”

  “不要紧的,白公子今天没来。”廖云帆拉起清乐的手要往屋子里走。

  “我要去问问我娘!”廖清乐也不在乎散乱的头发,挣开廖云帆的手往外走。

  正闹着,赵嬷嬷来了。

  “二小姐,三小姐。廖夫人?#24515;?#20204;过去呢。”

  廖云帆心里正犯嘀咕,想要说什么。话还没出口,赵嬷嬷有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碧兰和皓月就不用跟着了。”

  廖清乐回过神,“刚好我也想见我娘。”她想知道白夫人和娘说了什么话。

  说完,廖清乐也不顾廖云帆,径?#22791;?#30528;赵嬷嬷朝外走去。

  廖云帆一愣神,也跟了上去。她怎么觉得,清乐这几天对她有些敌意呢?

  事情掺杂在一起,看似没有关联,可是她却有一种这些事其实都是同一件事的感觉,好像有一只手在背后操纵着一?#23567;?#21487;是她看不出动机,就?#29615;?#29468;测背后的那个人是谁。

  廖云帆进去的时候,廖夫人斜靠在榻上,看见廖云帆和廖清乐两个人进来,眼睛立刻从混沌变成了清明。

  就这样,时间过了好久好久。除了房间里面的四个人,再没有人知道她们说了什么。

  廖云帆从海?#33258;?#20986;来的时候,天空上?#20011;?#25346;着一两个?#20999;恰?#21407;本廖夫人要留她们吃饭,但廖云帆借故离开了。

  廖云帆知道了今天白夫?#35828;?#35775;的来龙去脉。廖夫人刻意告诉她的,因为有一件事,必须要廖云帆点头?#21028;小?p>  白夫人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有白大人,带着?#21648;瘛?#21407;来之前就有媒婆来府说媒,只是她不知道。廖府上下没有人知道,廖夫人瞒的太好了,竟没有走漏一点风声。

  廖夫人久病在塌,但为了廖清乐,可以不辞劳累,一心要满足女儿的愿望,把她嫁入白家。

  白雨乾从半个月前就萎靡不振,算起?#21019;?#27010;就是她上次见他的时候。白夫人试探打听之后,知道他和廖府的三小姐见过面,但她不知道廖云帆的名字。

  媒婆说媒的时候,廖夫人看出了?#22235;擼?#35854;称廖清乐是三小姐。然后,过些日子,廖清乐就要过门了。

  她,廖云帆,从此就是廖府二小姐了。

  就这么轻易的改了!

  终归......她们才是一家人......

  她并不伤心,只是那么一瞬间,她觉得自己有点悲凉。

  廖家小门小户,晚上的时候半个府都黑漆漆的。廖云帆一步一步走在石子路上,她想在外面多走一会儿。

  廖云帆最?#19981;短一ǎ?#21487;现在院墙内的几株桃树早就过了花期,过了自己最为灿烂、美好的日子。

  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夜晚,她后悔自己选的这条路,然后当第二天太阳再次升起来,她又坚定意志,义无反?#35828;?#24448;?#30333;?#19979;去。

  廖云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就那样跪坐在床上,一直坐着。外屋的皓?#20081;丫?#30561;着,传来窸窸窣窣的翻身声。

  而廖云帆没有睡,她不敢睡。每当她意志薄弱的时候,那些回忆就会一股脑儿的涌过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