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叔叔,娇妻要轻抱

17. 他就是厉仲毅

总裁叔叔,娇妻要轻抱 同夕七 2241 2019-04-25 11:31:13

  林璇旋抢过行李箱,把房间里的?#24230;?#36214;出去,“别动我的行李,我等下就走,我不在这里住。”

  ?#24230;?#20026;难了,先生一早就吩咐她给小姐准备好衣服和早餐,让她早点去学校上课,眼看马上七点半了,?#38590;?#37117;没做成。

  林小姐气性大得不得了,她还没来得及开箱子拿衣服,就生气地要赶人。

  陌之言刚晨跑回来,一身运动衣装备,额前的头发被汗打湿了,把发带拿下来,脱下运动外套,递给?#24230;耍?#23567;姐准备好没?#23567;!?p>  “陌爷,林小姐她不配合,坚持要回林家。”

  陌之言手揣进口袋,走?#19979;?#26799;,一身白色紧身短T把结实的上身包裹,腰腹肌肉线条很明显地显露出来。

  陌之言靠在房间门口,看着坐在床上搞不清楚状况的林璇旋,“你没有多少时间了,快点吃饭去上学。”

  林璇旋抬起头,带着哀怨的眼神,“陌叔,我想回家,这不是我的家。”

  她早上起来给林保川打电话,一直没接通,又打去林家,接电话的是沈眉,她说以后都不?#27809;?#21435;了,还祝福她找到一个这么好的?#21487;健?p>  养母的语气,很明显?#24615;?#30528;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的喜悦。

  林璇旋心里说不上的憋闷,那感觉,就像六岁时在马路上被人遗弃了一样,孤单无助。她这一次,又被抛弃了,而且是迫不及待被扔掉的。他们一声招呼不打,还是早上醒来,陌家的?#24230;?#21578;知,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。

  看到林璇旋落寞无助地垂头搓着衣角,陌之言走进房间,靠近她,?#20658;?#29831;旋,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,我都会解释给你听,但不是这个时候,因为你上课要迟到了,动作快点,给你十五分钟时间,管家在楼下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林璇旋摇头,“陌叔,你干嘛要把我带到这里,我要回家。”

  陌之言两手扶在窄瘦的腰上,双臂的肌肉微微鼓起,低头看着林璇旋,这?#23601;罰?#29343;起来?#35009;?#37117;听不进去,“回家?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在那个林家,得到了一点好吗?别废?#20658;恕!?p>  林璇旋站起身,绕过陌之言,把衣服又重新打包进行李箱里,“陌叔,你这是在禁锢我的人身自由。”

  陌之言舔舔嘴唇,心情?#34892;┓吃輳?#20320;不是很?#19981;?#32544;着我吗?现在你如愿了,我把你所谓的未婚妻的房间腾出来,专门给你住,你又耍?#35009;?#23567;性子。”

  林璇旋?#19981;?#32544;着陌之言,那是昨天之前的事情了,她现在唯?#30452;?#20182;不及,他那?#24202;?#24525;,把迟澎的腿打断了,还处处限制她。她当初?#19981;?#20182;就是脑门发热,就是错觉。

  “陌叔,我是小孩子不懂事,?#19981;妒裁?#37117;是新鲜一阵子,就像?#19981;度?#28216;戏厅,刚开始狂热得很,后来玩腻了,也就那样了。”

  玩腻了…

  就那样了…

  陌之言的胸口突然像堵了块石头,喘不了气。

  她把他比作那些让她新鲜一时的玩物,玩够了,就不在乎了。那她之前对他的死缠烂打,言听计从,也都是玩玩而已。

  陌之言手握拳,眼底生出几分愠怒,?#20658;?#29831;旋,林保川惯着你,我可没?#24515;?#20010;耐心,你还在这里胡闹,我就让人绑着你去学校。”

  林璇旋生气地在行李箱里抓起一把衣物,往陌之言身上扬,“我没有胡闹,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

  她现在很害怕他,甚至?#34892;?#21388;烦,他凭?#35009;?#23601;要了她的监护权,凭?#35009;?#38543;意安排她的生活。

  林璇旋丢过来的行李,陌之言没有躲避,一团衣服里还夹着一只玩具兔子全都砸在胸膛里,他接着玩具兔子,很破也?#34892;?#33039;,只剩一?#27426;?#26421;,睁着两只大眼睛瞪着他。

  陌之言看着兔子,愣怔一下,旋即拉着林璇旋的胳膊,往书房走,“你以为我是变态吗,有拐小孩回家的怪?#20445;?#20320;以为我想管你吗?扶不上墙的烂泥,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为?#35009;?#36153;力气管你了,刘阿斗。”

  陌之言开了锁,拿出一个长盒子,林璇旋见过一次,那次他让她看未婚妻照片的时候。

  陌之言把兔子扔到桌?#30001;希?#25171;开柚木长?#26657;?#37324;面有一只玩具兔?#20323;?#26421;。

  林璇旋瞪大眼睛,惊讶地说不出话,那个兔?#20323;?#26421;,就是从她的兔?#30001;?#25199;下来的。

  “陌叔,你怎么会有这个?你?#40092;?#20182;吗,你?#40092;?#21385;仲毅吗?”

  “你是蠢得可以,连?#35828;哪?#26679;都记不清了,还把名字挂在嘴边上。”

  林璇旋恍然大悟,原来第一次见陌之言的熟悉感不是没?#24615;?#22240;的,眼前的这个成熟男人,就是十几年前的少年厉仲毅。

  她是蠢得可以,人都会长大的,她脑海里的厉仲毅,怎么会一直还是那个样子不改变?

  可是,他怎么会改了名字?

  林璇旋抬抬眼皮,试探地叫他,“厉仲毅?”

  “嗯。”陌之言脸上不易察觉的笑意,她在睡梦里喊的那个名字,她从来都没有忘记的名字,是他的。

  林璇旋百感?#24739;?#30524;前的这个厉仲毅,变了很多,可是又好像没变。

  变了,是因为经过岁月沉淀后,他身上独特的男人魅力,还?#26657;?#22905;对他深深畏惧的感觉。

  没变,是因为他把那个兔子的耳朵,小心翼翼地存在盒子里,这分明是十六岁的少年厉仲毅才会做的事情。

  那只兔子,是他送给她的,那天她在院子里抱着兔子玩过家家,爸爸突然回来,匆忙打包行李,说要带她和妈妈去别的城?#24615;?#20303;段日子。

  车子飞速地开出家门,往另个城?#34892;?#39542;,不知道?#35009;?#26102;候,厉仲毅在后面追着车子跑。

  她探出脑袋,向他挥着手上的兔子,“厉仲毅,等我回来。”

  他大声嘶?#30333;牛?#35753;车子停下,他跑得?#27599;歟?#25235;住了她的兔?#20323;?#26421;,她能看到他青筋暴起的胳膊。

  最终,他?#35009;?#33021;追上来,林璇旋时常在想,如果他叫停了车子,也就没?#24515;?#22330;车祸,她也不会变成寄人篱下的?#38706;?#20102;。

  林璇旋抬眼看陌之言,即使知道了他是厉仲毅,她也不敢直呼他的姓名了,他的行为作风无不透露着成熟稳重的男人气概,命令起人来,有指点江山的气势。

  这和那个厉仲毅,一点都不像。

  “陌叔,那你后来为?#35009;錘拿?#20102;?”

  陌之言眼眸有一瞬黯然,“以后我会和你解释,你现在只需要知道,我是受托照顾你的人,我比林保川更有资格监护你。”

  “监护?”林璇旋听了很好笑,“陌叔,我很小的时候需要人监护的时候,你去哪里了?我?#20011;?7了,马上成年独立了?你在这里说要监护我?”

  陌之言紧抿薄唇,?#25351;?#20197;往的凌厉眼神,站起身走出书房,?#20658;?#29831;旋,我说了,你的疑问我都会解答,你现在最?#27599;?#28857;去学校,尽早改掉身上的陋习,不然我有一万种方法帮你扳回来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?#25913;?/a>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