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淤泥化莲

第二十三章 较量

淤泥化莲 文禅心 2916 2019-04-25 11:31:50

  第二十三章较量

  转眼就到了04年,我和我哥不再出去做推销业务,而是在家准备着四月下旬京城两年一度个国际艺术玻璃展销会。

  展会的时间到了,我们订了三个展台。

  负责展会的?#36864;?#20154;,我哥主要负责刻绘膜的介绍推销,陈先龙和我,主要负责加密刻绘机的介绍和销售。刘国营负责收钱。

  按照刘国营的话?#29627;?#22905;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程度,过后一些经销商对我恭维道,说我的展位是整个展会的一大亮点,首先加密刻绘机是亮点,艺术玻璃行业大都是和机械相关的产品,而我的加密刻绘机是唯一把电脑软件和加工机械联系到一起的东西,对一些不太了解电脑的人来说,这就有了一些神秘?#23567;?#20877;者我们的展台是亮点,就是我们四人年轻,均属于倩男靓女的类型,按他们的话说,养眼!

  展会的第一天上午,我竟然遇到了江洋,没想到他竟然也找到了这个行业。他来到我展位时,我正和两个老外交谈业务,我用熟练的英文向老外介绍推销着我们的产品。当看到江洋那怔怔的眼神时,我不由自主的?#21644;?#25402;腰,自豪的瞥了他一眼。江洋是同小莫一起来的。我点头向他微笑招呼完毕,又接着和我的客户老外聊业务了。

  陈先龙见过江洋,他于是主动向江洋招呼道:“你好,江总,没想到我们能在这见面。”

  “我也没想到!”江洋斜了陈先龙一眼,酸溜溜的说道:“你老婆可不是等闲之辈呀!”

  ?#26114;?#21621;,江总,这玩笑可开不得!”陈先龙压低声音对江洋说道:“她是我姐姐,我们是姐弟关系,上次我姐夫不在家,我只是是临时客窜了一个角色而已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江洋愣住了:“你姐姐,姐夫?”

  “对!”陈先龙故意说道,同时对正扭过头来的我哥说道:“姐夫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?#20197;?#21644;你提过的江总,和青姐签完合同,又送货到CC市的海洋集团的老总。”

  我哥毫不客气的打量了江洋一下。江洋竟然用一种挑衅的眼光去看我哥。我正好送走客户,于是急忙转到这个阵地来。

  “你爱人?”江洋见我来竟然用毫不客气的语气问我。

  我一愣神,随后明白了江洋的意思,于是故意娇笑着去亲热的挽住我哥的手臂,顺着他的语气答到“对,我爱人,天下我最爱的人!”同时把头在我哥的肩颈处偎了偎。

  “江洋,”江洋简洁介绍自己的同时向我哥伸出右手,但他语气确实不怎么友好。

  我哥嗔怪的瞪了我一眼,应付似的伸出右手同江洋相握:“久仰!”

  但二人握手的姿势力度不对头,我急忙给打断,:“喂,江总,您来这有事吗?”

  江洋终于松开了手,我哥也借回答客户问题的机会离开了这阵地,同时活动了一下被江洋?#23637;?#30340;?#32456;啤?p>  江洋眉毛上挑,挑衅的竟然对我说道:“你爱人不知道咱们以前认识吗?”

  我当然知道江洋说的以前是什么意思,我有些恼怒了:“江总,签合同时被刁难之事我当然会对我爱人说,江总如果您来我展台没有其他的事情,那我?#36864;?#19981;奉陪了!”既然话不投机,我想还是离开回避为妙。

  “别走呀,王文青,我正要和你说合同的事呢。”江洋竟移身拦住了我。

  “那请?#29627; ?#25105;忍住怒气,不得不正视他。

  江洋冷冷的一笑对我说道:“王文青,没见过你这么欺负?#35828;模?#25105;们制作的加密U盾,你反而用200万的违约金限制着不让我们销售自己生产的东西,你这种狠毒劲,可真少见!”江洋话里带刺。

  “江总,我也没见过您这么贪得无厌的,我们的版权,您只不过起了个加工作用罢了,签合同?#26412;?#20986;尔反尔,这种气量的老板,实属罕见!”不知是他和我杠上了还是我?#36864;?#26464;上了。但我心中确实有一种愤愤不平之气。

  “哈哈,王文青,商场上讲的可不是情谊和气量,我现在正在考虑支付你200万违约金的事,加密刻绘机这块肥肉,我是和你挣定了!”

  卑鄙!我心中暗骂,气愤中也有些顾虑。当时的违约金写成2000万就好了(那当然更不可能了,200万的违约金都被他刁难了一通,若当时真的改成2000万,那合同肯定黄了)。但我言语?#20808;?#19981;愿意服输:

  ?#26114;?#21568;,?#39029;?#21097;下的这锅肉,我是不介意你用200万来买一杯羹喝的!”我装作用不屑的语气答道,并随手拿过我的名片:“这名片上有我的银行账号,想?#28909;?#27748;时,直接把钱给我汇过来就行!”

  ?#26114;茫 ?#27743;洋有些?#25307;?#25104;怒:“马上,我马上就把钱给你汇过去,200万能买到这杯肉汤,绝对值!你的U盾还能不能继续制作,那是由我做主!”他恨恨的说完,又把头对向小莫,霸道的命令道:“小莫,走,我们回公司!”

  没想到小莫没有顺从江洋,而是温和的对他说道:“江总,你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解一下他们的刻绘膜!”

  江洋的样子有些?#38480;危?#30475;样子是强忍着怒气对小莫到:“那我先到?#30634;系?#20320;!”

  江洋走了,一?#21329;?#23558;的样子。

  但我着实担心,如果他真的给我汇来200万的违约金,那么真正的败将就是我了!而且是惨败!他凭什么恨我?

  “嗨,王小姐”小莫走来和我招呼:“一年多没见,你真变了个样子!”

  ?#26114;?#21621;!”我敷衍一笑,上次欠合同时,小莫对我有帮助,我总不能对人家失礼:“莫小姐需要了解些什么?”

  “你爱人和你挺般配的!”小莫仍用恭维的语气说道。

  我脸不禁一红:“不是,那是我哥!”

  “哦!”小莫恍然大悟:“亲哥?”

  “嗯!”我点头。

  这时陈先龙也凑了过来,我忙给介绍:“这时海洋集团的莫副总!”

  “你好莫总,在下陈先龙!”陈先龙主动伸出右手自报家门:“想了解刻绘膜,找我就行!”

  小莫微微一笑,握手的同时也自我介绍道:“莫玲心,在海洋集团只是负责一些杂事而已!”

  “哦,莫玲心,七窍玲珑心,这名字挺雅!”陈先龙客气的恭维。

  小莫稍微一愣,随后笑道:“还是头一次有人猜中我名字中的这两个字!”

  “不会吧”陈先龙夸张的说道:“佛法上说:相由心生,一看莫小姐的相?#29627;?#32943;定就是心有七窍,玲珑剔透,当然是七窍玲珑心的玲心二字了,这有什么难猜的!”

  小莫脸微微一红,抬眼看向陈先龙。我装作不去理会他们,远离一步,继续向来往的?#21890;?#32773;散发我们的宣传资料。

  “嗨!”陈先龙?#37027;?#30340;对小莫问道:“你们的江总,是不是山西人?”

  “不是呀?”小莫有些疑惑。

  “那他近期肯定去过山西!”陈先龙故意高深莫测的说道。

  “嗯…,应该没有吧!”小莫想了会儿继续疑惑的问:“怎么?#29627;?#20320;为什么这么认为?”

  陈先龙干咳一声:“?#20197;?#20040;闻着他身上有山西的醋味呢!”

  小莫这才会意,也被陈先龙的幽默?#35946;?#20102;:“哈哈哈…,不过我也觉得他今天?#21050;?#21453;常!…嗯,我们公司每年销售不少刻绘膜,我们做你们的经销商怎么样?”

  ?#26114;?#21568;!太求之不得了!”陈先龙?#27599;?#24352;的语气奉承,随后压低声音又对着小莫:“不过,我看我们这俩老板正在较着劲儿呢,这节骨眼,你我能做的了主?”

  “嗯?…,您在公司是?”小莫拿起陈先龙面前名片盒里的名片,但我印刷的名片,上面都没有职位名称。

  “我只是一个打工听老板吆喝的小伙计。”陈先龙干咳自谦道,随后又解释说明:“那位王文仲,我姐夫,刻绘膜工厂的大老板。这位王文青,是我姐夫的妹妹,二老板。至于我呢,只是靠工资吃饭的打工族而已!”

  “噢!”小莫若有所悟,随后?#21442;?#20284;的笑道:“我?#24425;牽?#22312;公司只是一个打杂的,靠工资糊口而已!”

  “来,咱俩再握握手,同是天涯沦落人,卿需怜我怜卿!”陈先龙装作互怜的样子,握着小莫的手说道:“至于加密U盾是否要违约的事,可就拜?#24515;?#36825;位打杂的了。只要你们加密U盾不违约,刻绘膜经销方面,我们绝对给你们最大的优惠!”

  ?#26114;?#21621;,没问题!”小莫笑道,估计她这才明白,陈先龙?#36864;?#21792;这?#31383;?#22825;嗑的真正目的。

  小莫和我招呼一声走了,带着陈先龙热情积极的奉上的宣传资料,微笑着走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?#25913;?/a>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